還是下雨,還是會放晴。
人生很長,人生又好短。


星期五出門前我告訴媽媽說,
我好像快要做出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之一了,
說著說著就把一臉的妝哭得亂七八糟,
照片裡媽媽一直在微笑,笑看我哭得抽抽搭搭的出不了門。

我好愛,我又切不開。
心裡拉扯著,兩邊都放不下。
世界越來越小,卻又怎麼會這麼大?


昨天饅頭對我說:
   「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我這趟來的主要目的是什麼了。
    來到台灣之前,我想了很多台詞,卻想不出應該怎麼說才好。
    我想這樣的感情不是言語能夠表達的,因為再怎麼說都不夠。
    但是我可以確定,我接下來的日子不能沒有妳。
    所以,妳願意跟我結婚嗎?」

我流著眼淚用一個大醜臉答應了他。


就是這樣,我要結婚了。

我還有一年可以好好依戀台灣。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ranquilizer 的頭像
tranquilizer

在黃昏溶化了世界的色彩以前

tranquiliz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